专家风采

呕心沥血终无悔

  作者:卢乃礼  日期:2017-10-13   浏览:  次


呕心沥血终无悔

——记致力卢仝文化研究的李菊月女士

卢乃礼

2011年,河南省文化厅把卢仝煎茶艺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2 612日,由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和河南省茶文化研究会主办的茶仙卢仝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济源召开;同日,济源市人民政府在新落成的卢仝文化苑隆重举行“茶仙卢仝雕像揭幕仪式暨祭祀活动”;

2013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思礼镇为“中国卢仝文化之乡”并批准建立“中国卢仝文化研究基地”;

2013 年,李菊月被命名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卢仝煎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2016年,李菊月女士主编的《茶仙卢仝评鉴》一书,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共计20 余万字,详实的整理出了卢仝的人生轨迹及其对茶文化的贡献,为进一步研究卢仝文化提供了理论依据。

在这些辉煌成绩的背后,凝聚着一位七旬老人的心血,她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不懈追求,艰难探究,终于使沉溺千余年的卢仝文化影响全国、走向世界,这就是致力于卢仝及茶文化研究的李菊月女士。

寻觅遗迹历尽艰辛

1982年,李菊月女士为圆自己的大学梦,已过不惑之年的她考上了中国广播电视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唐代诗人卢仝雄放浪漫、奇诡险怪、世称“卢仝体”的诗风以及卢仝是济源人的故乡情结,力促她的毕业论文定格卢仝。她借助住在图书馆院内的方便和公爹王怀修的指点,开始收集、整理卢仝的有关资料。然而,无论有关辞书还是新旧唐书,对卢仝的介绍要么只有寥寥数语的几行字,要么在韩愈的后边附带几句。在《济源县志》和《怀庆府志》中也只能找到有关卢仝在济源作的片言碎语及几首诗。经文物所的卫平复老师指点,她才知道卢仝老家在武山,于是她踏上了寻觅卢仝遗迹、遗址的漫长探寻之路,自此与研究卢仝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

越千年沧桑,卢仝在济源的遗址、遗迹大都被岁月吞噬,不复存在。为寻找卢仝遗迹,她利用星期天,和卫平复老师一道骑自行车到武山村考察。经村民的引导,在该村中间的一个井台上,找到了明清时期武山北寨门镶嵌的石匾“玉川凝祥”,并用借来的一部旧135相机拍下了第一张黑白照片。一个个星期天,一次次到武山,又在村南一水沟边找到了《卢仝故里》碑,碑段三截。经水洗之后,看见了“仝故”两个字,后来村里收藏起来,她拍了第二张黑白照片。又一次是和卢庆章先生一起,在村北地的水渠上找到了卢伯通明末回归故里的立祖碑,用笔把碑文抄了下来。这通碑文记载了卢仝墓在武山头下,于是又开始了寻找卢仝墓及其它遗迹的艰苦历程。

八十年代初,人们刚从“文革”的噩梦中走过来,对“寻根问祖”还心存余悸。更何况卢仝死于非命,卢氏后裔自然没人愿出来指引,一直到她电大即将毕业时还没有结论。李菊月女士为了寻找卢仝墓走了不少弯路,她已记不清去武山有多少次,武山村的每个角落都留下她的足迹。正当她心灰意冷的时候,武山村在太原工作的卢波老领导,接连给她写了两封信鼓励她,并给有关领导同志写信让他们支持李菊月的研究工作。在村民的协助和支持下总算基本确定了卢仝墓的大致位置。在寻找卢仝墓的同时,她又找到了卢仝小时候读书的石榴寺遗址。从她公爹王怀修老人口中得知,明清鼎盛时期的侍郎段国璋曾在望春桥畔的卢仝泉边修了一所“卢仝别墅”,她即刻前往。但是,别墅的遗迹一点也没有了,倒是卢仝泉还依旧汩汩清泉上冒,岸上立一突兀怪石,石上刻着“唐贤卢仝泉石”,背面有诗曰“玉川旧井茫无校,枕石犹生七碗觉。水共清风天尽时,尽归茶谱藏诗窖”。在她的积极建议下,文物部门将卢仝泉石存放在济渎庙院内保护。

研究探索孜孜以求

她在电大二年多的时间里,她一边上班,一边读书,一边写论文。翻阅了大量资料,在浩瀚的书海中寻觅,记下关于卢仝的点点滴滴,在唐书上抄下了卢仝的部分诗篇。1985年电大毕业论文《试探卢仝思想轨迹》完成。在参加新乡地区1000多人的论文答辩会上,作为济源分校的答辩代表之一,得到了答辩导师——北京大学教授褚斌杰先生的好评:“李菊月同学的答辩属于学员中的最上乘,北京大学的学生也不过如此。”受到老师的赞扬,他没有飘飘然,她有自知之明,十分清楚自己的不足,老师的激励从而更坚定了考察研究卢仝的信心。尤其是她在外工作的丈夫,他文学功底深厚,自始至终帮着找资料、借图书,妇唱夫随。公爹与她一起讨论卢仝的诗作,帮助修改文章。她准备写一本书——《茶仙卢仝》。 2001年秋,她到北京(善本)图书馆查阅卢仝资料,住在其侄女读研租的一间小屋里。早饭后坐公交到图书馆,带一个馍、一杯水,一直工作到图书馆下晚班,再打车回去,就这样坚持了19天。这一次北京之行收获颇丰,她不仅找到了卢仝传世的91首诗,抄下了古人为卢仝诗集写的序、跋等,而且找到了现代辞书注明已经失传的《春秋摘微》的第一本。因为该馆不让复印,她只好用笔抄,还只能用铅笔。这为《茶仙卢仝评鉴》一书的写作搜集到了宝贵的素材。

原来的武山卢氏祠堂有一盈联:范阳门弟家声远。在有关卢仝简介的资料中都这样写道:“卢仝,祖籍范阳,为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之嫡孙。”长期以来,人们对卢仝的出生地异说纷纭,她萌发了到河北范阳解决悬疑的念头。这年冬天,李菊月又到河北涿州(古称范阳)——卢氏家族的发祥地。一到到涿州傻了眼,所有的路都在整修。一问才知道韩国总统卢武玄要来涿州认祖。步行找到市政府,回答是只有档案局局长知道,找到档案局已经下班了。他坐门口等到下午上班,说明来由,局长很客气的说:这是我多年亲自整理的资料,有关卢仝的东西太少。说着随手递给一本《涿州人物二十五史》,虽然较贵,她还是买下了。局长翻开一页说,就这几行。不错,这几行字对李菊月女士来说太熟悉了。局长说,据了解卢仝没有生在涿州。如果生在这里,这样重要的人物一定会有详细记载。考察没有结果,能不能反证卢仝生在济源?她不免心中窃喜。20世纪90年代末,济源市成立了“王屋山古文化学会”,菊月女士担任副理事长。在2001年的国际研讨会上,她宣读了“卢仝茶文化溯源”的论文,届时台湾有六位学者参加。第二年,她应邀参加了在台湾举行的“世界易经大会暨中华传统文化研讨会”,“卢仝茶文化溯源”论文引起英国、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专家学者的关注。会议期间,各国的专家、学者都想品尝卢仝茶,甚至私下向她讨要,然而她只带了点冬凌茶,至此菊月受到很大触动。济源自唐以来到底有没有种过茶?卢仝为什么爱茶成癖?成为她挥之不去的疑窦。为此,十年来,她自费多次到卢仝居住时间较长的洛阳,走访市人大、档案馆、史志办,到少室山、巩义考察,结果几乎什么也没有得到。卢仝的“七碗茶歌”写在扬州,她又专程到扬州,但也崭获甚微。多年来,菊月女士由于外出考察颠簸,积劳成疾,患上退行性骨关节炎,行动不太方便,近来外出考察较少。一天,她和邵原一老乡闲聊,得知他是西茶房村人,还听他说该村过去有道院,还有石碑,在大路边有人卖茶。石碑、茶房、卖茶,引起她的兴趣。于是就求老乡和她一起回家一趟。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挖出石碑,发现石碑上有“茶”字,第二天邀来会打拓片的老乡拓了片子。因为石碑在林场饭场磨损的太厉害,拓片整整读了三天三夜,记录了大部分意思,考证出茶房的由来,碑文记载了清及清以前这里的人们就种茶、喝茶,并且向路人舍施茶等情况。原来济源古时候就有茶,意外的收获让她喜出望外。说来也巧,一个月后,她竟然又在市图书馆《新唐书.地理志》上查到了济源在唐朝时期向朝廷进贡茶的记载。无疑说明唐时济源不但种茶而且品质特好。为发展卢仝茶,她和同仁们七次爬上海拔700多米以上的王屋山,请省茶叶专家鉴定,送农科院化验,结论:是茶,而且是好茶。在此基础上,她和茶仙卢仝研究中心的同仁们,为了搞好试验田,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里自觉集资数万元,流转土地、买来茶苗,适时栽种,浇水施肥,为发展我市特色农业、提高农民收入而作出了最大努力。

笔耕不辍成果丰硕

天有不测风云。1998年夏天,李菊月女士刚办完了退休手续,年迈的父亲因病离开了人世,丈夫又作了胃切除手术病倒在床。这双重打击几乎断送她的研究。2000年,济源成立了“世纪旅游年领导小组”,菊月列入名单。面对病入膏肓、相濡以沫丈夫需要精心伺候,她无奈选择了拒绝,可丈夫执意要她参与。丈夫深情的对她说:“这是你电大研究的课题,正好是进一步学习的机会,我不要紧,有保姆就行。”市里交给她的任务是策划卢仝茶社,为小景点、大石头命名等。她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出发,到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一个月后,她发现丈夫身体明显消瘦,决定辞职在家照顾。可是,丈夫为了支持她的工作,竟答应她一起前往景区“安营扎寨”。四个月后,丈夫也去世了。

卢仝一首《将归山招冰僧》她研读多遍,而其中“买得一分田,济源花洞前”的“花洞”在何处?却让她历尽艰辛,揣摩多年。她在九里沟景区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几乎天天走大窝,爬蟾堂。“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从一放牛老人口里得知大窝有个石花洞,随即勘察,终成夙愿。她与同仁们一道攀山越岭、攻坚克难,命名了“独秀峰”、“九里飞瀑”、“品茗延寿台”、“卢仝坐爱石”等多处景点。撰写了茶社盈联:“屋后千里石壁坼,门前一条流泌泉”。她亲自编词,培训了12名茶艺姑娘,为世纪旅游年做出了贡献。 近30年的潜心研究,写出论文数十篇,其中“卢仝和七碗茶歌”在《茶博览》杂志上发表;“试探卢仝思想轨迹”、“字里行间识卢仝”等文章在国家农业部出版的《农业论坛》杂志上发表。受各类媒体采访20人次以上。李菊月女士也被应聘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河南省茶文化研究会茶仙卢仝研究中心(济源)副主任兼秘书长;狗万 万博_狗万 让球_狗万app ios理事。同时被河南省文化厅批准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

薪火传承任重道远

30年执着追求,30年坎坷探索,30年无私奉献。曾招致不少人的讥讽、笑谈,但她全然不管。倒是领导、同事、老师、同学、公婆、丈夫、子媳和无数人的支持、理解,让她“咬定青山”,一步步走到今天。终于使卢仝文化这张名片叫响了济源乃至全国。面对这些成果,李菊月显得很坦然,她深知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卢仝煎茶技艺”项目传承人责任重大。对卢仝文化的进一步挖掘和传承她充满了信心。菊月女士现在又在着手整理出版《卢仝故事大全》。该书将在2017年底前完成初稿。更令她欣慰的是,事业的追求、工作的需要,让她这个70岁的老太婆学会了用电脑,打字、查资料、制图片、发邮件得心应手。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30年的潜心研究,收获颇丰,一是确定了卢仝是济源人。已明确写上了新《中国茶经》。二是肯定了卢仝喝的茶属当地的山茶、野茶。三是找到了卢仝隐居的仝庄“济源花洞”的具体位置。四是在天坛山上的多次考察,不仅找到了三儒生游天坛刻下的石碑,还从中解析出了卢仝七碗茶歌产生的根源和背景。五是找到了济源的茶树,说明济源在历史上曾经种过茶,为发展茶叶奠定了基础。风雨数十载,李菊月女士凭着对事业的真诚,她不知疲倦的追求、奋斗,用踏踏实实的脚步和朴实无华的情感,默默的在玉川大地上奉献着自己的余晖。






中国卢仝文化研究基地-狗万 万博_狗万 让球_狗万app ios ©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5016479号-1

地址:河南省济源市思礼镇文化中心 邮编:454650 电话:0391-6768629 邮箱:JYSLTWHYJH@163.com

Copyright © www.lutong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济源易网

网站访问: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