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试论卢仝文化茶道的特征及现实意义

  作者:卢乃礼  日期:2016-08-30   浏览:  次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试论卢仝茶道的特征及其现实意义

卢乃礼

随着唐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对茶的认识更加广泛,从不同的角度和领域出发,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茶文化。这些分散的茶文化在唐朝中期融合交汇,形成了博大精深唐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卢仝茶文化得以形成和发扬,对中华茶文化的传播与繁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卢仝茶道的形成

(一) 贫寒的家庭环境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根基

卢仝少时家境贫寒,读书刻苦;他愤世嫉俗,终生不仕。《唐才子传》云:“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元和六年(811),韩愈写了一首《寄卢仝》诗:“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令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余,时致薄少助祭祀。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究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耳。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耻?(《韩愈全集》卷五)生动记述了卢仝的生活状况和精神状态。

此时的卢仝,内心充满沉痛落寞、寂寥,单所幸有诗书相伴,数年的勤学苦读,使卢仝学业精进,智慧大启,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读期间,看到寺僧们植茶、制茶、饮茶,卢仝也亲力而为、亲身体验。卢仝经常携茶游历乡间,广结文友、茶友。他自号玉川子,沉迷于济源山水的秀美,感受到当地民情的淳朴,便决定把济源作为常住,还在这里薄制田产,娶妻生子。为维持生计,随叔父到扬州做生意,和常州孟谏议大夫(孟简)结为茶友。公元830年,孟谏议给卢仝送来新采摘的明前茶,卢仝如获至宝,在租住客栈的后院,迫不及待的取水煎茶饮用,由于茶味好,竟一连吃了七碗,仔细品味,每碗都有不同的新感觉,回味无穷,即兴一气呵成千古绝唱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清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七碗茶诗”把饮茶的生理感受和“心里感觉”描绘的有声有色,其笔锋之刚健,感受之深邃,描写之传神,境界至高远,达登峰造极之地步,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力作。

(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卢仝茶道形成的条件

卢仝煎茶道的形成还得益于家乡地理环境的古朴优美—有山、有泉、有茶、有柴和炭。济源即济水之源,济水在古代是天下四大水系(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之一。这里北有太行、王屋、中条大山,南临母亲河—黄河,卢仝的家乡就在王屋山下的武山头。卢仝原居住在武山村内,在村北武山头下的石榴寺读书,长大成人后他移家进入现在的九里沟内。《济源县志》载:卢仝的新家在石村北十二里,正是清人孙之騄先生说的“仝庄”,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就是卢仝笔下的“流泌泉”。仝庄除遍山漫野有山茶、松针松叶和松果,煎茶用的最上等的水—泌泉水外,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是枯藤干树随手可取,用之于火。卢仝在诗里描写道:“青松盘枝,森森上插青冥天。”尤其是干透了的檀藤、山葡萄藤、凌霄藤是煮茶的最好柴火,更有人们把柴烧成木炭,用于煮茶,十分适宜,至今在这山上还有烧木炭的人们。总之,地理环境是卢仝煎茶道形成的客观条件。

三、卢仝茶道的鲜明特征

卢仝具虽有清高性狂的性格,但作为诗人、儒者、社会名流与高人隐士,因“物以类聚”、“文人相惜”,卢仝常常择友而交,他以文会友,以茶会友,其时,达官显贵,士、农、工、商均不乏,“过从慎密”者,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卢仝游历甚广,生活阅历及其丰富,。他经常往来于洛阳、长安、苏州、扬州等地,与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搬夫走卒交往,兼收百家之长,尤其受韩愈及其学派的影响颇深,感触社会底层阶级生活的艰辛,经历“农不耕收,财栗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卢仝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地转变。他开始用犀利的笔融、愤世嫉俗的情感、激扬夺崛格调,针矾时弊、讥讽社会。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卢仝对人民生活的疾苦,权贵们的专权与荒淫无道,他难以从制度上去分析,所以他苦闷、孤寂、彷徨,对现实生活的极度不满,同时又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向往。与李白一样,卢仝潜意识里也有“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思想,这些都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的诗歌作品里。《卢仝茶歌》语言质朴,发自胸臆,写得挥洒自如,在酣畅中求严谨,在夸饰中见分寸,在平淡中有浓情,处处体现了中国茶道的中和之理,同时把作者对品茶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描绘得酣畅淋漓,出神入化。特别是对七碗茶的描述是全诗的最精彩处,七碗茶妙语连珠,读之如品醍醐饮甘露,愈品愈有味,愈品愈能感悟出《茶经》中蕴含的人文追求。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

(一)科学的养生之道茶叶蕴含有丰富的多种元素,含有许多科技知识,可药用食用饮用,庶饮俗食,有益于人的健康;七碗茶诗中详细说明了茶具有的功能、效能。东汉华佗《食论》中指出“苦茶久食,益意思”。是茶药的最早记述,另外在《唐本草》等文献中也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茶之益,茶之养,“茶醒神、释滞消壅。”“茶,即药也,去滞化食。”“茶味甘、苦、微寒、无毒。”“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茶治便脓血。”“苦茶轻身换骨。”寒苦之茶“破热气,除瘴气,久食令人瘦,去人脂。”“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因此“茶为万病之药”,是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在《太平圣惠方》中记录了数十种茶疗的方法,“药茶”一词首先出在此书,而且开启了我国茶疗的先河。

卢仝的茶道理念吸收了前人的经验,十分重视茶的功能和功效。这种理念概括而集中地、完整地表现在他的“七碗茶歌”之中。不但被广泛认同,而且影响深远。卢仝作《七碗茶歌》,表明了他的煎茶方法和技艺有别于南方,是中华茶文化的一个流派,是北方茶文化的一个靓点。卢仝饮茶的器具品相精美,茶碗上还刻有“喉吻润”、“破弧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等诗句,总结了、表现了他对茶的功能和功效的科学认知,保留着药茶的煎煮,传承至今。同时因煎煮之法,能煎煮出茶的精华、药性,能提神、能保健,所以备受人们喜爱。因此他被誉为“茶仙”。

(二)高雅的精神境界简言之,操作简单,茶具朴实,溶情入茶,和谐生活。茶之珍,茶之德,茶之功,茶之性,茶之味,茶之韵,不仅对人起到了“和静怡真”的真善美的生活教益,还能让人得到身体的快感,精神的享受,心理的满足。深度认识茶的理念和文化体系,还蕴含了儒释道的深邃,它包容了“克明俊德,格物致知,以身许国,穷通兼达”的儒家思想;它包容了“天人合一,宁静致远,道法自然,守真养真”的道家意识;它包容了“茶禅一味,梵我一如,普爱万物,见性成佛”的佛教理念。品茶过程中体验和感悟的情、理、味,正如有的诗言:“雪夜轻舟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从喝茶到品茶是一个艺术化的精神升华过程。道家的道法自然,禅宗的无心无碍,儒家的独善其身等生活感悟、人身理念就形成了饮茶的精神文化特征。

(三)传承的民俗文化喝茶是一种习惯,饮茶是一种文化,“茶之为物,怯积也灵,寤昏也清,兵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名茶所出,俗亦雅尚,无不善分茶者。”“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饮茶成为了社会的时尚,形成了普世的饮茶民俗。茶兴盛于唐,当时到处有茶坊、茶肆、茶社、茶庄、茶宴、茶楼等。“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茶,“君子、小人靡不嗜也,富贵贫贱靡不用也。”这种风俗也传播到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在茶马古道、茶马互市中茶居首位,“华夷蛮貊,固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而不宁。”“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民间不分富贵贫贱,不同民族,饮茶之风俗流行于天下。“卢仝茶艺”通过茶饮的方式,还对人们施以礼法教育,成为进行道德修养教育的一种仪式。

卢仝煎茶之法所形成的文化特征,总结了前人对茶叶和饮茶功能的认识;他倡导的茶艺流程独具特色。他所采用的茶具要求甚严。现当代仍然传承他要求的烹茶的茶具,这比一般所使用的茶具丰富,有风炉、茶座、茶瓶、单柄壶、茶托、茶釜、茶碾、盘、茶器台和七只茶碗。卢仝茶艺的煎煮方法也独具特色。茶煎煮后,注入七个茶碗,喝饮时,有古筝、素琴演奏乐曲,茶友欢聚,赏乐写诗饮茶。卢仝茶艺影响了我国的饮茶习俗,流传于民间。因其操作简单便捷,始终在民间传承着,成为民族的传统饮茶方法之一,也是一种民俗风情、习俗和礼仪,是待客、交友、谈心、吟诗等人际活动,成为互相交流和沟通情感的和谐生活方式。

卢仝茶艺独具特色,具有历史价值、学术价值、文化价值、民俗价值。他的《七碗茶歌》,自唐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传唱至今,至今许多茶人喝茶时,仍喜欢说唱。发掘、抢救、保护卢仝茶艺及其蕴含的文化内容,对研究我国饮茶历史、饮茶习俗,以及中国茶文化走向和传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三、卢仝茶道的现实意义

作为卢仝故里的卢仝后裔,非常珍惜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为纪念卢仝这位茶艺宗师,修复了“卢仝别墅”、“烹茶馆”,累计投资数千万元,建造了卢仝文化苑,在苑内修复了卢仝墓、竖起了卢仝雕像、建起卢仝文化展馆等,并将他当年汲水烹茶之处,以其自号玉川命名为“玉川泉”。至今河南济源市的九里沟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茶的“玉川泉”、品茗延寿台、卢仝茶社等胜迹,是民众茶人瞻仰之胜地。

(一)追求超越和谐发展卢仝茶道所蕴涵的超越、和谐、俭省等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的。茶是色、香、味、形四美俱全之物,正可与人们追求真善美、追求超越的精神相契合;茶道的和、静、清、俭精神,恰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及人的全面发展要求相适应。因此,现代社会弘扬茶道有着积极、深远的意义。
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期,机遇与危机都是前所未见的,人类生存状态处于尖锐的矛盾之中:方面,新科技革命使人类拥有征服自然的巨大能力,积累了超过以往世纪总和的物质财富,展现出十分诱人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人的异化程度有增无减,现代文明创造的物质力量已达到可于瞬间毁灭人类的水平,这是外在危机;同时.现代文明形成的种种异己力量也在摧毁人的心灵,导致人的异化,使人背离了他的真正目的阻碍人的成长”,这是内在危机。于是,追求经济增长、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进步三者协调共进的可持续发展,日渐成为世人的共识。人类的使命并不只是谋求在物质上掌握世界,从提高人类生存质量的意义上说,物质增长不是进步的目的,而只是未来进步的一个前提条件,通过这一手段的运用,使人类能够在精神上掌握自身,达到精神与物质的和谐统一。
(二)理性思维弃恶扬善有的理性主义者认为,茶道以直觉体悟为认知手段,不合于逻辑推理,是非理性的东西,因而应当摈弃。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今世界的重大理论课题之一,就是在人与社会发展中如何合理地协调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关于中西传统文化表现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问题,也是一个争论很多误解亦很多的问题。特别是,我国学术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表现出祟尚理性主义同时贬低甚至否定非理性主义的理论倾斜。仿佛只有理性主义才是真、善、美的创造者,而非理性主义则只能产生假、丑、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无论对于个体人的思维,还是作为人类的思维,其具体过程,尽管有以理性或以非理性为主导的倾向,但在思维的全过程和思维的本性上,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实上,对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把中国近现代的落后,简单地归之于非理性主义,是荒唐的。我们知道,西方的理性主义传统,并没有使西方的中世纪发出光彩,而中国的非理性主义传统,却使中国在中世纪创造出当时举世无双的灿烂文化。就是说,从学理上看,理性与非理性并没有哪个高哪个低的价值区分。对于人和社会的发展,理性与非理性都是不可缺少的,并且是不可互相替代的。在西方,从近代到现代由于理性主义被强调得过了头,出现理性异化,如科学主义与技术主义使科学技术反过来统治人,压抑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又有意志主义、存在主义等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至今方兴末艾。这也有力地证明理性与非理性是不可替代的。
(三)洗心涤烦自我完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同为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相辅相成。人既需激烈、昂奋、粗犷、豪放的阳刚之秉赋,也需平和、寂静、清悠、素俭、精进的阴柔之素质,阴阳共济,刚韧并存,乃有助健全人格之养成。酒性为阳,饮酒助豪情,茶性为阴,品茶添清雅。一侠一隐,一个热烈,一个冷静,故茶对人性的完善,有独特价值。
人们在功利生活中,难免产生浮躁、庸惰、焦虑、内心冲突等消极心理,心灵复归清静、恬淡和振作,是人所企求的心理需要。目前,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跃迁,又值经济体制转轨,人们对竞争的激烈、生活节奏的紧张和人际疏离已有深刻体验,故人性复归的冲动尤显迫切。茶的俭淡、精清、恬静、冲和的特质,与此种心理需要正相契合,故茶道内容,应反映现实社会处境下人们的心灵渴求,引导人们追求品茶精神境界,使品茶生活成为人生旅途的绿色栖所:茶香飘处,收敛奢欲,洗心涤烦,振作向上,消除情乏,自我整合,人伦和谐,其乐融融。








中国卢仝文化研究基地-狗万 万博_狗万 让球_狗万app ios ©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5016479号-1

地址:河南省济源市思礼镇文化中心 邮编:454650 电话:0391-6768629 邮箱:JYSLTWHYJH@163.com

Copyright © www.lutong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济源易网

网站访问: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